冷逆体质,爱爬墙,擅一击脱离

垂死病中惊坐起

一早晨吃了口正主大糖,炸得我想回圈。
不过以后标签怎么写呢?毕竟钦定了红磊23333

 

「昊健」火锅是无辜的

*短,ooc,真人无关

他们在吃火锅时吵架。
锅里的汤咕噜噜的沸着,许久没有人说话,他们齐齐低下头,看着生菜和茼蒿翻滚成难以下咽的颜色。
小董强迫自己吃掉酱料碗里早就夹好的菜,尽可能用温和的语气说:
“先吃吧,吃完再说。”
昊然点头说好,却迟迟不动筷子。小董假装毫无所觉,继续埋头苦吃,但吃进嘴里的东西却再也尝不出味道。
他分明点了最辣的锅底。
静默煎熬的十分钟后,小董终于演不下去,抬头看着对面说:
“怎么不吃了?”
昊然也看着他。
“吃饱了。”
小董又低头看看桌子上还没动过的两大盘羊肉,在他们一言不合之前,好像还商量着再要一盘。
看来是注定要浪费粮食浪费钱了。
“那咱们走?”
昊然说:
“走吧。”
走出店门,天光将暗未暗,习...

 

「雷磊渤迅」罗曼史(全)

*不长,为了方便阅读把上篇也放一起了

黄磊昨晚拍戏拍到半夜,醒来时已日上三竿。他梳洗干净走下楼梯,刚刚好赶上午饭。
黄渤向来眼尖,率先从一桌子人中抬起头来。
“哟,我们的大明星终于起床了。”
黄磊听了挑起眉,瞪着眼睛好似生气:
“渤哥你可太不地道了,这么久不见,一来就拿话消遣我。”
“哎你别说,看你这大眼珠子,感情丰富有层次,戏是越来越好啊。”
黄磊没崩住噗嗤一声,众人也都笑开来。张艺兴笑出两个酒窝,朝他挥挥手:
“师父快坐下吃饭吧,一会儿菜都凉了。”
黄磊拉开椅子坐在孙红雷身边,王迅早就为他摆好碗筷。孙红雷端起碗喝了口粥,微微侧过头对他说:
“昨天怎么这样晚?”
“为了等罗先生啊。他可是真正的大明星,戏要赶着拍的...

 

「雷磊渤迅」罗曼史(上)

*灵感来源于电影罗曼蒂克消亡史,和@一只大鸟 的聊天脑补,以及@禅达 太太的文

黄磊昨晚拍戏拍到半夜,醒来时已日上三竿。他梳洗干净走下楼梯,刚刚好赶上午饭。
黄渤向来眼尖,率先从一桌子人中抬起头来。
“哟,我们的大明星终于起床了。”
黄磊听了挑起眉,瞪着眼睛好似生气:
“渤哥你可太不地道了,这么久不见,一来就拿话消遣我。”
“哎你别说,看你这大眼珠子,感情丰富有层次,戏是越来越好啊。”
黄磊没崩住噗嗤一声,众人也都笑开来。张艺兴笑出两个酒窝,朝他挥挥手:
“师父快坐下吃饭吧,一会儿菜都凉了。”
黄磊拉开椅子坐在孙红雷身边,王迅早就为他摆好碗筷。孙红雷端起碗喝了口粥,微微侧过头对他说:
“昨天怎么这样晚?”
“为了等...

 

「雷磊」晴朗的一日(5-9完)

5.

黄磊站在空无一人的观景台前,望着脚下星光翻涌的海面。这景象在“一生中不能错过的美景”评选中高居榜首,然而他却觉得并不比当年海藻弥漫的褐色海水更让人难忘。他想难忘这件事也许与景色无关,而只与人有关。
会场上和孙红雷坐了对位,于是他从头至尾盯着会议材料没敢抬头。故地重游让黄磊心虚莫名,可为什么呢?他不禁懊恼,自己分明没做错什么。
“巴比伦乐园这名字到底是谁起的?难道就不怕晦气。”
突如其来的声线在身后响起,黄磊背脊一僵,并没有回头。他尽可能自然的笑笑说:
“现在谁还在乎这种典故,起名字只为标新立异罢了。”
孙红雷停在他身侧,落地窗上映着两个人的脸。帝国将军低头点了支烟,手臂堪堪擦过手臂,这距离如此熟悉。...

 

「雷磊」晴朗的一日(1-4)

平坑小修了一下,一次居然放不下……
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
1.
黄磊站在操控台前,面对着巨大屏幕上的无际黑暗,最近的一颗星距他们还有十万光年。此刻是平静的自动航行时间,主控电脑贴心的播放起他喜欢的咏叹调。
“美好的一天,你我将会相见。  
一缕清烟,  
自大海的边际升起,  
船只出现在海面。  
白色的船驶入港口,   
以惊人的礼炮,向众人示意。”
歌声中黄磊不由苦笑,这一首居然来得正合时宜。蝴蝶夫人欢欣企盼与爱人重逢,而三十几个宇宙时之后,他也即将与某人再会。到那时,迎接他的船只将是帝国战舰,而示意的礼炮也将是枪火飞弹。
士别七年,他和孙红雷终究要兵戎相见。
黄磊望着屏幕上的单一色块,试图...

 

「门芦/时芦 现代au」火

*警告:时光黑化预警!西皮涉及门芦、时芦、门时门,严重ooc,片段灭文,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!

莺莺燕燕站满了包厢,时光连看也不看一眼。双车凑过来满脸陪着笑说:
“最好的都在这了,就没一个您瞧得上的?”
年轻男人斜靠在奢华沙发里,昏暗光线让一切似是而非,却更衬得他英俊无两。
“有啊,我觉得这个就不错。”
时光说着侧过身,手掌暧昧的摸上芦焱的大腿,对方瞬间绷直的身体让他忍不住发笑。
但芦焱居然没有逃也没有炸,时光稍微有些惊讶。
“涂公子真爱开玩笑。”
芦焱笑得从容,不动声色的往旁边靠了靠,时光的手滑下去,眼睛却仍然死死钉在他脸上。芦焱假装毫无所觉,但他瘦削的面颊因咬牙而凸显出刚毅线条,将他的情绪暴露无遗。
时光想...

 

「雷磊」晴朗的一日(8)

8.
黄磊在军校教书时有过不少学生,也称得上颇受爱戴,每每走在校园里,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恭敬叫他一声“黄老师”。而这些年轻人里面,黄磊最喜欢的还是张艺兴。
记得上次见面,张艺兴和往常一样师父长师父短的围着他转,两人高高兴兴在黄磊家吃了顿饭,约好过几天一起去博物馆看展。但没想到一夕风云突变,黄磊星夜出逃,从此亲朋好友通通断了音信。
帝国联盟交兵多年,战场上打得如火如荼,战场下的间谍攻防也搞得风生水起。孟非曾经暗示过他,说联盟有颗棋子在帝国军方扎得不错,为求稳妥一直没有什么动作,如果万不得已,可以展开行动。言下之意,这颗棋能送出重要情报,但也会因此暴露而成为废子,可见其处境之险要。对此黄磊很不以为然,他始...

 

「门芦段子」吃块糖


夜深人静孤灯摇曳,芦焱的脑子钝得生了锈,每磨出一个密码都嗡嗡作响。桌旁的铁门栓早已阖上眼睛,头一点一点的打起瞌睡。
芦焱把钢盔丢在一边,低着头将浑身上下的口袋翻了个遍,终于在裤兜里掏出几颗糖果。他走上前去将这些色彩斑斓的小玩意儿往桌上一拍,门栓惊得伸手就去抓枪。
而等他看清楚眼前的人和物,脸上绷紧的线条便柔和下来,化为一个堆满皱纹的笑。
“哎呦!二公子不愧是有钱人家的少爷,连吃糖都要吃法国货。”
芦焱跨过长板凳和门栓面对面坐下。
“你还知道这是法国货,可以啊。”他拿起一颗洋酒瓶形状的糖果,“尝尝这个,新来的酒心巧克力,提提神。”
“酒心巧克力?啥玩意儿?”
门栓剥掉红白相间的糖纸,将信将疑的把那黑色物体放进...

 

「好家伙」双车老陈段子

双车看人向来谈不上好恶,在上海混迹多年,他以麻木庸碌为荣,所作所为也不过是为了活着罢了。
但他却有点喜欢老陈,大抵是因为一个人再浑浑噩噩,也仍然知道金贵东西的好处。他看着老陈,就知道这是乱世中顶顶金贵的东西。
可金贵又有什么用呢?大都好物不坚牢。在黑云滚滚的上海滩,越好的玩意儿越是留不住的。
他一早料到。
后来他只后悔,当初该给那人再多带些好吃的。
后来他只懊恼,让他看到这好东西做什么呢?得不到留不了,白白让他一辈子都忘不掉了。

end

我是真的爱大哥啊,这么冷也能萌我也是拼了T_T

 
© 阿素 | Powered by LOFTER